白银越野赛69岁亲历者:蓝天救援队曾要求终止比赛被无视

“微信集团要求救援的声音是‘悲惨’,但救援动作太慢。”

本报记者/西天

69岁的参赛选手张丽安5月22日下午2点左右在黄河石林越野赛队的微信群里说:“真惨!”记得喊口号。

一名女学生发来了“救我,我冻得受不了”、“周围没有人能看到”、“派直升机”的救济信息。请求救援的信息使每个人都很焦急。后来女学生没有消息,不知道案件最终怎么样了。

69岁的参赛选手鼓励健安。图片/回答者提供

建安是美国医学科学院国际院士、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康复医学中心主任。他五年前开始跑步计划中,黄河石林越野赛是他参加100公里越野跑的入门比赛。5月22日当天,他和许多年轻人一起站在黄河石林越野赛的起点。狂风大作,他根据天气和身体状况,做出了早早退休撤退的判断,成为最早撤离酒店的选手之一。

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建安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CP2听到一名蓝天救援人员打电话,回忆说:“我的经验是比赛必须结束。”对方可能是大会方面的人。显然在犹豫。蓝天救援人员非常生气。“我已经告诉你们了。尽了最大努力。比赛必须停止。””“。

这是人们忽视的警告,比赛没有立即停止。几个小时后,172名参与者中有21人因温度损失没有及时获救而丧生。

难度中等的比赛。

中国新闻周刊:你为什么来参加黄河石林越野赛?你以前有过100公里越野跑步经验吗?

奖励安:我从64岁开始跑步,现在已经过了5年,一年跑10多个马拉松,完成马拉松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挑战。(大卫亚设,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连续剧),)我参加过三次50公里的越野跑步,但至今没有100公里的越野跑步经验。这次女登山家罗静邀请了我,她是国内首次攀登14座8000米雪山的女性。我们在另一场中距离越野跑比赛中相遇。她也没有参加过100公里越野跑。我们两人都想尝试一下,所以邀请了其他两位具有丰富长距离越野跑经验的选手莫秀智、高熙东和四人一起参加黄河石林100公里越野跑。(威廉莎士比亚,北上广深)。

中国新闻周刊:参加比赛之前,你评估过这次比赛的难度吗?

鼓励jianan:评价。从比赛前知道的资料来看,难度不是很大。比赛前一天,在比赛方面的技术分析会上,分析人士表示,此次比赛的难度在国内处于中等水平。

中国新闻周刊:比赛前,赛事方面提供了什么服务保障?与其他国内比赛相比,是否有服务保障?

奖励安:比赛前,我认为他们还是做了积极的工作。与国内其他比赛相比,这是犯规的。第一天要求选手们去领号簿、参加物资等,检查了选手们的强制装备。我当时想帮我代收物资,但对方拒绝了。因为要检查我的强制装备。另外,那天晚上大会分析会迟到了,问能不能再说一遍,比赛方面立即给我们四个人单独补课,进行了赛道分析。(大卫亚设,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剧),所以我认为他们还是认真地做了一些事情。至少在比赛前,他们按照应有的程序做了。

69岁的参赛选手鼓励健安。图片/回答者提供

“风雨太大了,我好像没穿衣服。”

中国新闻周刊:比赛开始情况怎么样?

奖励安:9点开枪,我们希望比计划关门时间提前11点30分到达CP1。但是到了CP1,其实比打烊时间晚了一分钟,比赛方面差点让我通过。第一场比赛有13公里,我们跑最后两三公里的时候,风已经很大了,但雨不大。(大卫亚设,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),)所以到了CP1,我们继续向前。从CP1到CP2共11公里,关门时间是下午1点。当时风雨大作,地上都是泥,但因为是平坡,所以我们比匆忙关门的时间提前了几分钟到达CP2。

中国新闻周刊:到CP2的时候风雨有多大?你失去了温暖吗?

奖励安:是的。我可以穿戴帽子的薄雨衣挡雨,但不能保温,裤子是短裤。全身上下,一寸也没干。一瞬间,我就像没穿衣服一样冻死了。进了CP2的补给点,心情才好一点。罗静比较专业。当时瞬时风力显然是10级,持续风力约为7 ~ 8级。我们都戴着遮阳帽,风不大的时候,雨点一定是打在帽子上,从帽檐上掉下来的。但是当我们接近cp2的时候,帽檐挡不住雨,雨伴随着风直接卷走了脸。人也站不住,背后好像有力量

量推着你在动。

中国新闻周刊:你带了可以替换的厚衣服吗?

励建安:没有,想不到会这样,而且这些东西确实也比较重。

中国新闻周刊:你们是这时决定要下撤的吗?中间有没有纠结?

励建安:是的,风雨这么大,又浑身湿透,我们就决定下撤。因为CP2到CP3是整个赛事最困难的一段,有900到1000米的爬升。我在CP2休息的时候,就分析风雨之下,路太困难,我上不去。

我们基本没有纠结。毛树智、高喜东当时跟我在一起,毛树智说,自己的经验是,逢雨必退。这样的雨会导致速度慢一倍,规定的关门时间内到不了,没有必要往上跑。高喜东此前参加过国内很难的越野跑赛事——800里流沙,他也觉得这个天气不能跑。我们三个一拍即合,就决定下撤。

罗静当时比我们跑得快,已经从CP2往上跑了几百米了,当时那个风雨,大到相隔几十米就听不到声音,所以我们喊不到罗静。但她后来没有跑多远,应该不到一公里,也自己决定下撤了。但就是相差这几百米,罗静最后下撤回来的用时比我们多了两个小时。

中国新闻周刊:你们是怎么下撤的?

励建安:当时CP2有一辆红色的小越野车,我、毛树智、高喜东以及另一个不认识的跑友,就坐车下撤回到酒店。剩下的人在等其他交通设备,我们可能是所有选手里最早下撤回酒店的。

救援太迟缓了

中国新闻周刊:一些参赛者在微信群里求救,群里的赛事方工作人员看到这些求救信息,他们当时做了什么?

励建安:他们在群里说了指导意见,比如大家尽量找到避风的地方躲避、抱团等等,但是这种意见很弱。他们也说,我们正在组织人员上来救援,但是这个动作也很迟缓。我是后来看别的媒体报道才知道,当地武警上山已经是傍晚了。选手1点多就开始求救,2点左右已经普遍求救,救援力量哪怕下午4点上山都太晚了,来不及了。

中国新闻周刊:有工作人员在群里宣布比赛终止吗?

励建安:在群里没有。但我在CP2的时候,也就是1点左右,遇到了一个蓝天救援队的人,那个人当时在跟赛事方打电话。他说,我的经验是比赛必须终止。但对方应该是还在犹豫,蓝天救援队的人很不高兴,他最后丢了一句,“我已经跟你们讲,我尽力了,赛事必须停止。”然后他就挂电话了。我不知道后续是什么,但是至少1点多钟就已经有蓝天救援队的人,强烈建议赛事组织方立刻终止比赛。

中国新闻周刊:除了这个人以外,你在CP1、CP2有遇见其他救援人员吗?

励建安:没有。在CP1只有三四个普通志愿者,CP2也一样,只是多了位蓝天救援队的人。

中国新闻周刊:出事之后,当天下午到晚上,赛事方、当地政府找过你们吗?选手们是什么样的状态?

励建安:选手们都忐忑不安。大家都在群里刷屏,太惨了。但究竟有多少跑友遇难这个信息,我们一直是不清楚的。当天我回到酒店,到当晚11点,一共有三拨人来敲过我的门,应该都是政府或者组织方的,确认我是不是安全回来了,我是不是励建安本人。11点的那一次,对方跟我说,已经知道有19人遇难。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当天的遇难消息。

应当在越野跑中增设医疗保障点

中国新闻周刊:你是医学专家,从医学角度来看,你觉得这次赛事在安全保障、急救方面存在哪些问题?

励建安:国内的越野赛,许多都是这样的赛事保障。如果遇到极端天气,恐怕都有问题。像这次出事的CP3,只有打卡人员,没有补给。难道赛事方事先没有想过,有选手可能在山顶出事吗?山顶路不好走,但是选手能上去,这就证明人能上去。哪怕你补给的东西不多,救命的东西应该有吧?

我认为,今后在越野赛中,是不是可以多设医疗保障单元。现在的CP点是十几公里一个,未来是不是可以两三公里一个?

在马拉松赛事中,一般一公里就会有医疗保障的人,路上还有流动的医师跑者。越野赛是否也可以更密集地设医疗保障单元?万一有极端天气,选手可以立刻前往这个医疗保障点缓一下。医护人员跑向出意外的选手的距离也会比较合适,两三公里可以保证医务人员在五到十分钟内到达出事地点,救援会比较及时。

当然,如果百公里越野跑中,每两三公里就要设一个医疗保障点的话,可能沿途要设三五十个点,赛事成本的增加是必不可少的。但我想,生命安全一定要保障。未来,希望这些医疗保障点能作为强制性要求。

另外,就是对救护车和医护人员的要求。我在CP2就没有见到救护车,后来我听当地医院的人说,救护车来到了赛场,但可能不是固定在某个点的,哪边有事往哪边开。现在的越野赛事,救护车几乎都是在山下待着,山上几十公里越野跑过程中,都没有医疗保障,这是风险很大的。未来应该要保障CP点的救护车、医务人员。

总的来说,我觉得赛事方的医学知识是不够的。在赛前的技术分析会上,也只有赛道分析,没有任何医务人员讲一讲,比赛可能出现什么意外。未来,这也应该纳入强制范畴。

最新新闻
体育新闻